食疗养生 分类
老茶人寇丹印象

“现在很多人谈茶文化,其实都是在‘忽悠’。不过能通过这样‘忽悠’来均贫富,也算是坏事变好事。”一提起界,老茶人寇丹侃侃而谈,涉茶成趣。在金华市区半壁江山茶楼,我们不断被老先生言辞的“机锋”击中,有时瞠目结舌,有时会心一笑,真如同品味一壶陈年好茶,滋味淳厚,回味悠长。

寇丹,78岁,满族,现居湖州,中国著名茶文化专家,著有多部茶文化研究专著。在人们眼中,老先生是一个睿智、豁达的长者。然而如同所有的好茶一般,不同的人总能品出不同的味道。

一壶“草帽”酬宾客

“哪怕是身处污泥中,也能创造美好的东西,只要微微一笑,莲花就开了。”寇先生学识渊博,言谈中妙语连珠,总让人忍不住要记下来,珍藏起来。古今与茶相关的典故,老先生总能信手拈来。让人印象最深的是老先生讲的“草帽茶”的故事。“从前,一位老汉家来了位远道而来的客人。主人看见老朋友来了连忙倒茶。可是一看,茶罐是空的,又来不及去买,情急中看见房柱上挂着一顶草帽,就摘下来,用剪刀剪下一块,揉碎了沏了一壶给客人喝,这就是草帽茶。”

“喝茶是中国人的一种礼仪,是待客之道,是和谐之道。至于用的茶叶是贵是贱,都不重要”。在寇先生眼中,这就是中国茶道的精髓。

寇先生常说“我就是一片茶叶”。先生说的“茶叶”不是龙井,也不是普洱,而是地道的一片“草帽茶”。老先生这一代中国人,经历过众多的苦难,却不曾忘本。别看老先生谈起茶道与壶道来,一幅云淡风轻的样子,但有心人总能从他的话语间,听出他骨子里的忧患与担当。

“茶一身都是宝。中国是茶的‘母国’,然而中国对茶的开发还停留在农耕时代。在日本,婴儿用品如果没有茶的成分,没人会买。”寇先生说这话时,脸上有着恨铁不成钢的无奈。对于国内“一把茶叶值万金,一把泥壶几百万”的茶界,他更是用上“面目全非”这个词来形容,可见他内心的愤慨。

“中国的茶是从平民喝到皇帝,日本的茶是从皇帝喝到平民。所以说,中国茶文化的根子是平民的,大众的。”寇先生解释说,中国的茶是老百姓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饮品,直到唐代才形成了茶道规范,然后传到日本。在日本,茶是首先由皇室贵族饮用,然后推广到平民中去。

寇先生不仅谈茶,也谈国内外大事。谈茶时,老先生还能恬淡,正襟危坐,一谈起时事,他就掩饰不住心间激荡的情怀。老先生精通“禅”理,言谈中常有棒喝之举,让我们如夏日饮雪,沁人心脾。可是,老先生也有自己破不了的“执着”。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幸好有茶,让老先生在进退之间,有了一个平衡的支点。

“流寇”曾经过金华

自幼无奈颠沛流离,到老乐于四处奔波,术业专精茶水化,书画收藏无一不精,寇先生自嘲是个“流寇”。“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”,也许是因为不断地“流”,老先生才得以保留这个时代罕有的独立人格。

说起来,寇先生和金华颇有缘份,这是他第二次来金华。他第一次来金华是1943年的事,时年9岁,被日本侵略军的炮火驱赶着,随父母流亡到婺城区罗店镇。在罗店,他开始上小学。4年后,他离开金华。对于金华,他的印象颇深。腌火腿的大缸,罗店的佛手,都让他津津乐道。虽然近水楼台,他却没有进过双龙洞,因为他不喜欢那种“岩石擦着鼻子进洞”的压抑感。

16岁那年,寇先生和一群热血青年走进了朝鲜战场,为“楼上楼下,电视电话”的美好未来抛头颅洒热血。老先生虽然荣立三等功,却对战友们身亡异国耿耿于怀。1958年,老先生转业到湖州,先后在文化系统、工业系统、市机关等单位工作。 60多年后,他成为国际茶界著名的专家,为中国茶文化的复兴四处奔走。这期间,他熬过了一次次的风暴,却依然是干干净净。“茶是陈的好,保存得好的陈茶,里面有很多有益于身体的酶。”寇丹就是这样一壶陈年好茶,在岁月中愈酿愈淳。